缘木求鱼03 、姗姗来迟的结尾,若是变味,先诚挚道歉 、感谢愿意阅读的每一个人 到了馆子门口鸿渐抬头,却发现原是家西餐馆,英文斜体的招牌落笔如游龙惊凤,让人有些茫然无措。内部倒别有洞天,一改在外抛头露面的风尘仆仆,精致又不过分奢侈而显低俗,在细微处大下功夫,另有一番情调。 两人选了个靠窗的座位面对面坐下,穿着体面的侍者立马毕恭毕敬地送上菜单。餐馆主打牛排,鸿渐要一份七分沙朗,辛楣要一份六分菲力,又再叫了葡萄酒、鹅肝、意大利面和番茄浓汤,似还意犹未尽,鸿渐连忙推说足矣。到上菜,服务生态度极好,手脚很麻利,没半会儿便满满当当地摆了一桌。 葡萄酒是原装,法国进口的。辛楣认识这儿的老板,人亲自用起子开了送过... 2018-10-13 评论-[4] 热度-[28]
美人如玉剑如虹01 、什么时候才能放弃辞藻堆砌 、写作随心,没有逻辑 如烟第一次遇见樱桃,是在2018年的早春。年后阴雨连绵了好一阵,冲去尚留的喜气,冷意从裤筒里钻进去,丝丝缕缕沿着往上攀爬,头皮阵阵发麻,心尖儿也跟着颤抖。 她着一件珠白色衬衫,配浅色宽松的牛仔裤,正好。衬衫上头印了成排的草莓图案,模样恰水灵,不比芙蓉的艳丽,正合衬江南朦胧的湖光水色;脚底踩了双驼色中跟,风风火火闯进理发店,挟带进一股横扫落叶的潮湿冷风,气势汹汹杀气腾腾,只眼底氤氲着的雾蒙水汽出卖其主心思,惹人怜惜。 那时候樱桃正低头边嚼泡泡糖边玩手机,听到声响才抬起头仓促一瞥,谁料来了个美若天仙的姑娘,一时愣在原地,就那么眼睁睁看着人拉... 2018-08-06 评论-[1] 热度-[7]
红尘客栈01 、、给心头淌过的 @临江酹月 诸位看官,且听我说:青山脚下,红尘客栈。 那客栈,坐落在滚滚红尘里头;那青山,自盘古开天辟地来便岿然。千百年沧海桑田风雨招摇,山始终屹立于偌偌天地,屹立于茫茫云海,未得牵连世故,一身孑然,倒养成个钟灵毓秀的风水宝地,半山腰往上都没于云深处,不问市井烟火。青山青山,因着山上树木郁郁苍苍四季常青才得名;顶上积雪经年长存,更添其一往情深。 青山脚下绿水伴山行出数百里,东流到海,一去不回。后来谁人悄悄开了间客栈,匾额上书红尘客栈四字,金箔光鲜,笔如游龙惊凤。来往多为江湖客,行色匆匆,夹带一身风霜,被岁月抚平棱角,眉眼间少了桀骜,多几分寡淡。大抵人海沉浮几遭都厌倦,春秋... 2018-07-29 热度-[9]
缘木求鱼02 、时隔多年 辛楣得了鸿渐这句发自肺腑的宽慰,撇撇嘴道:“你这话说的,真像个花花公子!” 鸿渐笑骂:“去,我这是好心开解你。莫操心我了,你自己也是,哪一日才能请我喝喜酒?”辛楣做个鬼脸道:“承你吉言!” 说话间车子停了,这下是实实在在地到了上海,两人自顾挥手散了。安顿没几天,辛楣便电话过来约鸿渐去喝咖啡,说是斜川也在。鸿渐闻说,霎地生出好一番感慨来。时过境迁,经此前种种物是人非,眼下心境都大已不同。到头来最有远见的却还是斜川,得了良人,又拥一方天地栖身。他和辛楣,还不晓得要漂泊到几时呢。 到了咖啡馆,大老远便见辛楣夸夸其谈。斜川的座位是正对着门的,先见了鸿渐,忙挥手示意。... 2018-01-29 评论-[6] 热度-[39]
欲济无舟 这次出游是去的江浙海边,用最原始的方法渡去。在候船大厅里等时,不住飘来阵阵鱼腥味儿,臭得很,更不要说还掺杂了点心店的面食味道,鸿渐闻了直皱眉头。辛楣坐在他对面缩紧鼻子,活像个燥脾气的小老头儿,顽皮地朝鸿渐吐吐舌头做个鬼脸。 好在煎熬到头,一个半时辰之后终于轮到检票上船。鸿渐随着人流进了右通道,一步一步温吞地向前挪进,回头却不见了辛楣。正奇怪,左肩膀被人拍了一记,转过头看,不是辛楣是谁?辛楣笑嘻嘻道:“怎么,你们都走右通道,却没人说左通道不好走呀。”鸿渐放眼望了,左通道确实也通的,且空荡快捷,比不得右通道拥挤,恍然悟道:“啊呀,平白吃这‘随波逐流’的亏了!” 好容易上了船,鸿渐走在前头,恰巧... 2017-10-07 评论-[1] 热度-[69]
缘木求鱼01 、看到一半原著便唐突落笔,欢迎纠错 、假如两人都未结婚 、粗略三回 鸿渐在报馆里待一阵后,得了个出差的工作,恰巧遇着了辛楣。两个人难得同行回一趟上海,舟车劳顿一路下来,鸿渐困得厉害。他近来愈发渴睡,精神气全无,日头暖洋便困乏。此刻睡意兴起,潮水般涌上来,将他整个人软绵绵地包裹住;像冬天里的棉被,白云似的棉絮又松又软,陷进去就动弹不得。揉揉眼,不住地呵欠。 辛楣看他样子,笑道:“春困秋乏,现在是阳春三月,你这当属‘春困’。奇怪,正风流的人,怎地这般没精神?”鸿渐锤他一下,怏怏道:“你才风流!昨日歇脚的旅馆床铺支成个拱形,咯得我生疼,一晚上睡不安生。身子是睡着的,人却醒着,就这样模糊到天边... 2017-10-02 评论-[6] 热度-[52]

© 吻你颊边痣 | Powered by LOFTER